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公文写作 > 心得体会+研讨发言+讨论发言 > 内容

2018年母亲节专稿散文:远去的炊烟

www.gwyxiezuo.com    时间: 2018-05-12 08:00:43    阅读: 次     整理: 公务员写作网
分享到:
锦烨文字工作室:来自县或市委办、政府办、纪委、政法委、人大、政协等系统的笔杆子团队
公务员写作热线微信ztj1457373236 微信H3337770 QQ3477752351 QQ3259308297 QQ1729794065


  当我匆匆奔进家门时,看见年近八十的老母亲坐在凳子上,目光呆滞,神情沮丧,眼中似乎泛着泪光,她的身旁是被浓烟熏得黢黑的灶门和院墙,一堆焦黑的木炭散落在脚边。她显然是受到了不小的刺激和惊吓。

  我赶紧把母亲扶进屋里,给母亲沏了一杯热茶,母亲这才慢慢恢复过来,一叠连声地说:“唉,我忘了还烧着灶火呢!光给猫狗们弄吃的了!这可咋办,这挺新的房子,让我弄坏了啊!”说罢又开始抹泪了。

  母亲是个爱美的老太太,她喜欢唱评戏,从年轻时就登台演出,现在依然每天都要跟戏友们唱上几段,有时还去三里五村为乡亲们演唱,有时去敬老院为老人们演唱,一曲唱毕,总能赢得热烈的掌声,这是母亲最引以为傲的事。

  因为这个缘故,母亲每天都要化淡妆,穿衣也讲究,当她笑盈盈地出现在人前,谁见了都说这哪像八十岁的老人啊,顶多六十出头。

  母亲是坚强的,父亲走后,母亲拒绝与子女同住,拒绝子女们为她请保姆,她总说,家里就我一个人,顶多洗洗衣服,做做饭,我一个人能行。

  但是,岁月不饶人,毕竟岁数大了,母亲的记忆力明显下降了。家里新盖的六间房宽敞明亮,把原来的锅炉给废弃了,所有房间的暖气都靠灶膛烧柴火带动散热,但柴火的热能毕竟是微弱的,母亲每天要烧好几次,暖气片仍然是不温不火的,屋子里清清冷冷,在室内需要穿着厚厚的羽绒服。

  像往常一样,这天母亲早起先烧灶,灶门设在院里的窗台下面,灶膛通着屋里的一铺大炕,母亲睡了一辈子火炕,每年到了冬天,必得把炕烧得暖烘烘的。虽说眼下家里有了煤气、电磁炉,做饭再也不用烧柴锅了,可取暖还要仰仗这一戕灶膛。母亲先引燃苞米皮,然后再放进一些秫秸杆,待木柴燃起来,最后放进一大块劈柴,母亲看着劈柴也烧旺了,这才放心地离开灶膛。

  她来到厨房,烧开水,扫地,做早点,给心爱的猫狗准备吃食,猫狗的食物费了她不少心思和时间。可是,母亲忘了,灶膛里还有一块大劈柴在不停地燃烧呢,劈柴的前一截烧尽了,火苗就舔着木头往后跑,一直跑出了灶膛,跑到了灶膛外一米开外的地方,火苗跑过的地方,就留下一片漆黑漆黑的灰烬。老话说,水火不留情,火势竟然大了起来!变成了熊熊烈焰!火舌舔着灶膛上方的窗玻璃,玻璃随即发出噼里啪啦的炸裂声!浓烟爬上了灶膛旁的三米多高的院墙,将彩色的砖石涂成一片黢黑……

  此时,在厨房里忙碌的母亲正全神贯注地准备着猫狗们的吃食,那些家伙们变得越来越挑剔了,每天要有肉、鸡肝,才肯好好吃饭。母亲喂养猫狗好多年了,平时一个人在家,那些猫狗给了她很多温馨的时光。

  话说母亲电光石火般地想到了灶膛里的柴火,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计,疾步奔到院子里,只见院子里火光冲天,浓烟滚滚!母亲没慌,赶紧抓起一个脸盆,接了一盆水就泼了下去!这无异于杯水车薪!母亲仍然没慌,她一盆一盆的接水,一盆一盆地泼进那片火海中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火,总算是熄灭了,母亲也累坏了,她瘫坐在凳子上,这才想起给我打电话。听说家里着火了,我开上车就朝家里飞奔,到家后,看到几位邻居已经在帮忙收拾残局了,有的在铲灰烬,有的在擦被熏得黢黑的墙面。

  中午,我请邻居们和母亲一起饭店吃饭,席间,邻居们嘱咐母亲烧火时一定不能离人,一定要把劈柴全部填进灶门里,再把灶门半封上才行,母亲一个劲点头。

  回到家里,母亲慢慢恢复过来,脸上又有了笑容。但我却开始了隐隐的担心,冬天还没开始,靠烧柴取暖的热效能看来不高,我不知道母亲如何度过这寒冷的冬日。

  第二天,天刚擦黑,我接到了母亲的电话,说村干部来家了,说要封灶门,说是为了保护环境,以后再也不让烧柴了。母亲赌气说:“你们不让烧柴,难道是要把我冻成冰棍不成?”村长是个年轻的后生,他耐心地跟母亲解释,说农村现在开始煤改电了,就是将原来的烧燃煤取暖改成用电取暖,既方便又环保。临走,村干部说他们会催促各家各户抓紧安装电取暖设备。

  母亲却狐疑,这么大的屋子,用电就能取暖?

  一周后,我再次接到了母亲的电话,电话中,母亲的声音里透着欢喜,说家里现在不冷了,自从用上了电取暖设备,接通了地暖,屋子里暖洋洋的,只穿一件毛衣就行了。

  这天,我回去看望母亲,一进门就感觉热气扑面,母亲养的花草枝叶青翠,开出了红艳艳的花朵。年近八十的老母亲高兴得合不拢嘴,她兴奋地说:“今年冬天不用烧炕了,屋子多暖和啊,你看,这脚底下都是热的,不信你用手摸摸,这地砖,都是热的……”,的确,家里安装了地暖,虽然室外冰冻三尺,但屋子里却温暖如春。我注意到,年近八十的母亲穿了一件大红色的毛衣,领口处的刺绣描绘出一幅百花争艳的春天的景象。

  我倍感欣慰,这个冬天,母亲不会受冻了;这个冬天,母亲终于告别了靠烟熏火燎烧炕取暖的日子;这个冬天,烧了一辈子火炕的母亲,终于享受到了现代化取暖设备的便捷,那亘古以来飘荡在村庄上空的炊烟,终于远去了……

本文来源:公务员写作网 http://www.gwyxiezuo.com/
发表评论】【告诉QQ好友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关闭